一边是知乎上年薪百万,一边是6.5亿网民月收入不足5000元,我们真的有钱吗?

2020-06-09

2019年也就是去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是中国接入国际互联网25周年。到今年26年了,中国互联网从无到有、由弱到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 01 -

网络不止有打赏

也有真实的贫穷


浏览社交媒体,你会发现大片的美好,多的是一线大城市打拼的精致白领、紧跟潮流的时尚达人、享受生活的文艺青年、有闲有钱的追星女孩。 

 

新晋主播罗永浩开播至今,已经有一个月了。尽管其带货风格、专业水平、人气波动等,都接连引发争议,但每次开播却总能带来一些新的话题。

 

比如最近关注度很高的事件之一,便是两位在老罗直播间里一掷千金的抖音用户。

 

在4月的一场直播当晚,有两位抖音用户分别给罗永浩刷了超过一千万音浪(1元等于10音浪)的礼物,霸占了当日礼物榜第一二名,远超第三名的150万音浪。

 

大家纷纷感叹这是吸引粉丝的操作还是一场炒作的时候,这两位用户的粉丝数也在不断上涨中。而仔细看这两位打赏用户,也被其多样的炫富内容所刺激,其中抽粉丝送礼物更是家常便饭。

 

做抽奖活动、在别人直播间刷礼物都是涨粉的极致手段,不是“大户人家”根本办不到。可越来越多炫富的操作,还是让人不禁感叹网络上比比皆是的有钱人。


然而,前几日有统计显示,截至2020年3月,中国72%的网民月收入不足5000元。


三线及以下城市的小镇青年占了更大的比例,他们每人平均一周要上网33小时以上,凡是醒着的时间几乎都抱着手机。



这部分小镇青年,生活在经济压力不大的小城市,周围超过半数的人每个月最多挣4000元,6000元以上属于高收入。


大部分二三线城市网民的月消费能力不足1000元,即使生活在大城市的网民,也在热衷分享“挑战每月生活只花1000元钱,有兴趣的朋友扫码进群”。


其实这不奇怪,即使生活在城市,年均可支配收入达到5万元左右,就已经可以排在居民中的前40%。至于农村,一年3万元就是前20%的高收入户了。


网民其实一直都不那么富裕,只是随着网络的普及,一方面,网络快速拉近了富人与穷人的边界感,让人有种富人遍地都是的错觉;另一方面,越来越多普通人浮上水面,在网络世界有了自己的声音。


- 02 -

高资产和低收入


最近还有份调查让网民大呼拖了国家后腿。

 

这份调查就是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城镇居民家庭资产负债调查课题组于2019年10月中下旬在全国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对3万余户城镇居民家庭开展的资产负债情况调查。

 

网民会有这样的反应,还是因为这份调查的结论过于反直觉。该调查显示,城镇居民家庭总资产均值为317.9万元。

 

大多数人还是觉得自己“被平均”了。

 

倒也有可能,但是这份报告里,城镇居民家庭总资产中位数也有163.0万元,似乎还是偏高,甚至这份调查的城镇居民住房拥有率高达96.0%。

 

但这个的算法是,有些人没有住房,把他们算到有住房的里面。比如我快三十岁了还没成家,那么无论我去外地工作还是宅在家里啃老,我还是要算到父母那里,我是“有房的”——我有的房是父母的房子。

 

所以如今这份城镇居民家庭资产负债情况调查,是对中国城镇居民家庭资产状况的有偏估计,偏向的还是城镇居民中较为富裕的那个群体。


但在同一个城市,在当地有房的家庭和来工作却没有房的家庭,其财富积累和幸福感都有很大差别。

 

结合上文提到的网民收入,整件事变得让人捉摸不透:一边是城镇居民家庭总资产均值为317.9万元,一边是超过七成网民月收入不足5000元。

 

当然,对网民群体的调查只能反映网民的情况,扩大到全国也是有偏估计。而且网民职业结构里,学生占的比例最高,高达26.9%。而且这其中未成年学生是绝大多数,因为就网民年龄结构看,19岁以下的占了总体网民的23.2%。


他们绝大多数人是不赚钱的。

 

比起工作的人,学生群体的闲暇时间更多,更年轻,也就更有可能接受网络,成为网络原住民,在网上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中国网络很大程度上是这些人的发声渠道。

 

但学生占的比例尽管最高,也只刚刚超过四分之一,还有数量众多的月入5000元以下的网民不能被学生这一原因解释。而且中国网民有9亿多人,尽管用中国网民的情况估计中国总体情况的有偏估计,但偏差也不会特别大。

 

继续分析的话,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去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0733元,折算到每个月就是2500多元;去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2359元,折算到每个月是3500多元;去年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6021元,折算到每个月是1300多元。

 

所以超过七成网民月收入不足5000元还是相当真实的。

 

想象一下:小王、小李都是北京的青年网民。他们的父母甚至祖父母辈分到了房子,一家一户的建筑面积不过50平。但按照现在的时价,房子的总价轻轻松松就能超过300万元,他们的家庭总资产肯定超过了城镇居民家庭资产负债情况调查里的家庭总资产均值317.9万元。

 

小王大专毕业后在某公司找了份清闲的工作,每月收入不到5000元;小李中专毕业后宅在家啃老,没有收入,天天上网玩游戏。

 

他们都是那超过七成月收入不足5000元的网民,他们家庭总资产都超过了317.9万元。

 

也许,这样的网民还有许多,但希望这样的网民也并没有那么多。

 

- 03 -

身后是生活,眼前是希望


最近,几张小女孩在案板下上网课的照片,震撼了很多人。

 

女孩叫柯恩雅,今年七岁,是湖北五峰渔洋关镇一年级的学生。

 

4月3日,她的父母复工后,在集贸市场卖卤菜。她就一直在卤菜店的案板下上网课,坚持了有一个多月。

 

卤菜店是一个铁皮板房,三面是铁皮案板,一面是入口。案板上,摆满了各种荤素卤菜,案板下,两边堆放着部分物料,中间铁架间蜷坐着用旧款笔记本上网课的柯恩雅。

上一篇: Nginx 405 not allowed 问题解决

下一篇: 如何创建易于维护和再利用的 Logstash 管道

版权所有 2018-2020

备案号:皖ICP备18025011号-2